朱迎娣:她把小动物当成了自己的儿女
来源:团市委宣传部(文明办)   时间:2014-02-18   点击量:

 

她把小动物当成了自己的儿女
作为一名“保姆”,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快乐生活

image

image

     前天,上海动物园老虎咬死工作人员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动物饲养人员到底是个怎样的群体,他们的工作环境是否总是要胆战心惊?动物和人类的关系真如想象中那么紧张吗?今天我们不妨走近一位相关从业者的生活,以她为这个群体的缩影,了解他们常态下的工作状态。
    2008年,朱迎娣迎来了生命中的至爱,女儿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如今已渐渐学会自己吃饭穿衣,独立生活。而在上海动物园,32岁的她却穿梭在灵长类动物育婴房,精心照顾着一个又一个刚出生的小动物宝宝,春去秋来,朱迎娣已在此守护了8年。
 
    名副其实的“小动物妈妈”
    穿过安静的黑猩猩馆,便是灵长类动物育婴房。屋子里挂满了绳索秋千,还摆放了婴儿车和玩具。偌大的房间内,一只巴掌大小的松鼠猴正眯着眼晒太阳,可爱的模样吸引了玻璃墙外众多游客的驻足停留。见被那么多人“围观”,松鼠猴紧紧抓住地上的小熊布偶,全身的毛发戒备得竖起来。
    朱迎娣见状,蹲下身去,左手连猴带布偶揽入怀中,右手则轻轻拍打抚慰着小松鼠猴,不一会,小家伙立马安静起来。
    “它把小熊布偶当成了妈妈。”朱迎娣说,这只小松鼠猴刚出生没多久,就因为妈妈在族群中地位较低,无法保住它而被带到了育婴室。如何照顾好它成了头等大事。
    刚开始时,每隔4小时就要用奶瓶喂一次奶,晚上也不例外。为此,她和另一个同事白班晚班轮流转。如今,小家伙已出生70多天,体格也健壮了不少,除了奶粉,已能吃点面包、水果、香蕉、米粉之类的辅食和水果,朱迎娣总算松了一口气。再过一阵子,小松鼠猴就要搬家离开育婴房了。
    每次送走一个“孩子”,朱迎娣都有几分不舍,但转念一想不免释然。
    来这里的小动物各有各的苦衷,要么是妈妈没奶水不能喂奶了,要么是妈妈在族群中地位较低,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抑或宝宝早产或出生时体质羸弱需要特殊照顾。
    “我希望育婴房里没有新的小动物被送进来。”朱迎娣说,育婴房内最多时同时住着十来个小动物,光小黑猩猩就有3个,常常让她手忙脚乱。
    2004年,朱迎娣从东北林业大学毕业,来到了上海动物园,成了一名灵长类动物的技术员。灵长类在上海动物园中属大族,包括猩猩类、狐猴类、猕猴类等共有40多种动物,20多位技术员分工照顾它们。许是母爱使然,从工作之初,朱迎娣被安排在动物育婴室工作,她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动物妈妈”。
    “我有一个5岁的女儿,看到它们就想到了我女儿。动物其实跟人一样。”朱迎娣笑笑。
 
    跟“伊伊”相处时间比跟女儿多
    育婴室的小动物来来往往,有些刚送过来却由于先天不足不幸病故,有些逐渐长大离开育婴室回到族群中。
    而朱迎娣带的时间最长的宝宝是黑猩猩“伊伊”。黑猩猩妈妈通常4年才能怀上一胎,2011年11月11日,伊伊出生了,和她一起降生的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不料由于早产,姐妹俩体质太过羸弱,奄奄一息。饲养员、兽医齐心协力,忙活着把葡萄糖、牛奶一滴一滴滴进它们的嘴里,终于将“伊伊”抢救了回来,而她的胞妹却不幸离世。
    伊伊力气太小还不会吸奶,被送到了育婴室,朱迎娣承担着“伊伊”的人工哺育工作,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它。连喂奶也不省心,除了每日定时餐饮,还要根据“伊伊”的体重、排泄变化,不断调整进食量。为了防止“伊伊”随意大小便影响环境,在最初的日子里,朱迎娣还要承担为它兜尿布的工作。
    “伊伊”是个胆小的女孩子,碰上没见过的东西,就会紧张得全身毛发都竖起来,碰到这种情况,朱迎娣就会蹲下来拍拍它,平复它的情绪。时间久了,“伊伊”和朱迎娣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若换做别人照顾,伊伊一概捶胸顿足表示抗议。
    考虑到“伊伊”暂时得不到黑猩猩母亲的照顾,朱迎娣每天要花大量时间陪“伊伊”玩耍,还要根据黑猩猩成长阶段,慢慢指点它接触坐、爬、攀、取食等这些猿猴们的基本生活技能,为“伊伊”今后融入自己的家族打下基础。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年上半年,“伊伊”离开上海动物园去其他动物园“定居”了,照顾了她一年半的朱迎娣难舍万分,为“伊伊”拍下了许多照片留念。
    “白天要上班,我女儿婆婆带得多,而跟‘伊伊’相处的时间比跟我女儿多多了。”朱迎娣说。
 
    帮有了“人味”的“吉吉”合群
    中午,朱迎娣如往常一般巡视各个猩猩馆,刚走到黑猩猩馆,“吉吉”便迫不及待地扒在玻璃窗前,将脸挤成了大饼状,一边将右手伸进嘴里磨牙,另一只手则拍拍玻璃窗示好。朱迎娣赶紧跑上前去与它手贴着手。
    “吉吉”如今和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黑猩猩们生活在一起,却依然像人类一样习惯将手伸进嘴里吮吸,因为它也是一头人工带大的黑猩猩宝宝。
    对那些被迫离开妈妈的猩猩而言,也许更难的是如何回到族群中去。“因为长期和人接触,它们身上就有了人的味道,它们妈妈就不要它们了。”
    “吉吉”的回归,凝聚着朱迎娣和其他饲养员们的诸多心血。
    它出生于2001年,此前一直独自生活,长到10岁时,已经拥有了足够的逃跑能力。饲养员们尝试着让它回到妈妈的怀抱中去,可是分离了10多年,妈妈和弟弟们早就不认识它了。
    大家先让“吉吉”和性格较为温顺弟弟“大郎”共处一室,刚开始,面对这个天外来客,弟弟也不待见它,瞅了两眼便朝它扑上去,“吉吉”只得落荒而逃。好在饲养员们为它准备的空间足够大,“吉吉”才免于受伤害。一来二去,见占不了任何便宜,“大郎”对它也无可奈何,时间长了逐渐能和平共处。
    于是,饲养员们又将它挨个和其他黑猩猩相处。如今“吉吉”已回到了大家庭中,也学会了过群居生活。
    [她的梦想]
    除了在育婴房照顾小宝宝外,朱迎娣也协助猩猩馆的日常喂养,包括喂驱虫药、采血、日常训练等。她刚来动物园那会,接触的第一头动物就是灵长类中体型最大的大猩猩,当时心中惧怕在所难免,但师傅经验丰富,在旁边指导,第一关就顺利过去了。过了心理这一关,就开始学着怎么和这些动物相处。久而久之,跟这些猩猩们也混熟了,也见证了它们的悲欢离合。
    红猩猩“庆庆”自童年始就没有玩伴。推绿箱子、爬吊床、玩木刨花……大多数时候,“庆庆”只能自娱自乐。大家看在眼中,急在心里。自“庆庆”两岁起,动物园就决定给它找一个玩伴。然而红猩猩和大猩猩同属世界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身价昂贵且可遇而不可求,这样的“身份”让“庆庆”的玩伴始终可遇而不可求。直到4年后的2012年,它终于迎来了3个小伙伴,来自菲律宾的“菲菲”、“律律”和“宾宾”,一雄两雌。大家先让“庆庆”与它们隔笼相望,培养感情,待猩猩馆改造完毕后尝试让它们合笼。
    “‘庆庆’终于找到了小伙伴,‘博罗曼’看来注定要孤独终老了。”朱迎娣感慨,大猩猩馆的“博罗曼”是全馆体形最大、年纪最大的雄猩猩,出生于1973年12月12日,辗转喀麦隆、德国、荷兰等动物园来到上海,已经居住了12年,十多年里,“博罗曼”也日益衰老。她尤记得博罗曼刚来那会的场景,屁股对着大家坐下,无论是游客还是饲养员都不理不睬。那时小朱刚大学毕业没几年,年轻又漂亮,很多动物都主动和她亲近,几只正当青春期的黑猩猩看到她都会主动凑近,只有博罗曼不吃“这一套”。
    为了猩猩们的安全,每天晚上饲养员都要把它们安排到各自位于阁楼的小房间睡觉,黑猩狸、红猩猩都很听话,只有“博罗曼”三天两头“翻毛枪”,它不上阁楼,朱迎娣只能干等着,有时候一直等到半夜,左哄右哄,它才不情不愿地爬上去。
    如今,博罗曼行动速度放缓,大多数时候都独自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亦如一个历尽世事沧桑的迟暮老人。
    “我的梦想是每一个在动物园的动物都能快乐生活,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保护动物的行列中。”朱迎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