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波:时尚摄影师走过曲折追梦路
来源:团市委宣传部(文明办)   时间:2014-02-18   点击量:
当年饿肚子攒钱买相机 如今想剧本决心拍电影
时尚摄影师走过曲折追梦路

image

  微长发、短胡须加黑框眼镜;黑西装、白衬衫配短皮靴,眼前的宋波少了一些人们印象中属于摄影师的狂放与不羁;然而,无论是张曼玉、周杰伦这些演艺大腕还是老虎伍兹、姚明、刘翔这样的体育巨星,都曾是宋波镜头下的“过客”,加上担当了国际顶尖时尚杂志多年的“御用摄影师”,肩挑各项时装模特大赛的评委,39岁的宋波早已是时尚摄影圈内响当当的人物。不过,对于“时尚”这个词,宋波只是摆摆手,“我已经站在青春的尾巴上了,扪心自问也并不算时尚,但我依然还有梦想。”

  痴迷摄影

  为省钱买相机每天只花4角钱

  出生普通上海家庭的宋波,走上时尚摄影这条路注定是曲折的,然而,一份痴迷却推着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最开始和摄影结缘是因为我从小喜欢物理和化学。”小时候,宋波就是一个动手能力很强,喜欢“捣鼓”的孩子,“家里的电视、冰箱我都喜欢拆开看看。”宋波回忆说,“空白相纸上能呈现出漂亮的景象让我觉得特别有趣,后来我就自己在家搞了个暗房开始洗照片。”宋波坦言,当时他享受的其实是用化学方法洗照片的动手过程。

  考进大学后,宋波选修了摄影与暗房技术课,早就拥有暗房技术的宋波直接成了这堂课的助教,不过在他的心中,有一个更大的心愿要去实现,“我要攒钱买一台单反相机。”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读大学的宋波每月的生活费只有20元,而一台海鸥牌的单反相机要330元,要攒这笔“巨款”谈何容易?“为了攒钱,我每天就花4角钱,全部用在吃饭上,早饭在食堂花1角钱买碗豆腐花,中午花1角钱买碗饭加份免费汤,晚饭再花2角钱吃一点,加上平时打零工,熬了一个学期,总算是把钱凑齐了。”宋波说,当他揣着钱到淮海路上买照相机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名前往圣地的虔诚朝拜者。

  大三的时候,宋波偶然在电视节目中看到了对著名摄影师王刚锋的介绍,从加拿大归国的王刚锋是国内首位为ELLE杂志拍摄时装大片的摄影师,摄影理念很新。于是,宋波兴冲冲地写了封信给节目编导毛遂自荐,希望能成为王刚锋的学徒,没想到热心的编导竟然促成了此事。如今,这封王刚锋的回信被宋波珍藏在办公桌旁的醒目位置,看着已经有些发黄的信纸。

  为梦煎熬

  青海湖边“盼来”重生

  从上海师范大学工业与机械设计专业毕业的宋波刚出校门就遭遇一道坎。在父母的眼里,留着长头发,穿着破牛仔裤的儿子完全不像样子,更别说准许他去靠摄影谋生,搞什么自由职业了。“我爸妈希望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和他们争了很久,后来我母亲病倒了,我只好妥协。”

  剃掉留了多年的长发,换上“正经”的着装,好不容易在一所中专找到了一份制图老师的工作。然而,正当宋波盘算着“干好教书主业,发展摄影副业”,意外又发生了。“上班才第二个礼拜,王刚锋工作室就有一个去北京拍片的活,要去一个星期,我思想斗争了半天,觉得自己即便留在学校也待不长。”第二天,宋波就跑到校长室辞职,这个举动把校长都搞晕了。

  离开学校后,宋波全职进入王刚锋工作室担任助理工作,而这也是他生命至今最苦的一段时光。“我首先要瞒着父母辞职的事,怎么瞒呢?那时候在学校当老师的工资是1200元,为了让父母放心,我曾经决定把一半的钱寄给我父母,而我后来做摄影助理每个月只有700元了,600元一寄回家我就没钱了。”穷困潦倒的宋波只能“赖”在工作室里,白天有工作餐吃,晚上就在暗房里打个铺睡觉,一睡就是半年。

  整整四年,宋波拼死拼活地拍照片,工作苦,收入低,还落下一身病。虽然学习收获了很多,但现实的困境却迫使他思考未来,“同屋的室友每次都笑我,‘你看看你,搞艺术的每天却搞得像猪一样。”

  宋波于是请了一个长假,背起相机远赴青藏。“我想一个人到远方静一静,没想到却差点死在青海湖边。”到达青海湖的那个夜晚,本就心脏不好的宋波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心跳紊乱,整个人根本就透不过气,宋波强迫自己保持清醒,把头埋在心脏以下位置不停大口喘气,过了两个多小时才慢慢缓过神来。“第二天一早打开房门,正看见太阳从湖面上慢慢升起,这是真正的青海湖日出,让我感受到了重生!”

  远行回来以后,宋波就辞去了助理的工作,“在青海湖边的重生让我觉得,只要有阳光和空气,我就能活,只要活着就行了。我应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没多久,朋友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开始请宋波出去拍照片,接的活也越来越多,宋波索性自己开了一间工作室。

  头顶光环

  他却说自己“不时尚”

  随后的几年,宋波干的风生水起。不管是张曼玉、周迅、周杰伦、李冰冰这些演艺圈大腕还是老虎伍兹、姚明、刘翔这样的体育巨星,都成了宋波镜头前的模特,而他也同时成了《ELLE》这类国际顶级时尚杂志的“御用摄影师”、国内各项时尚模特大赛的资深评委。

  有了名气后,宋波被请上了电视节目,在事先的采访中,他无意中吐露的心路历程和那一句“我爸妈还不知道我现在是当摄影师”最后被完整剪辑播出,而宋波的父母也正是从这档节目上才识破了一个延续了多年的谎言。“我父亲说,我母亲当时是哭着看完节目的。”宋波回忆说。

  在时尚摄影这个圈子里打拼多年,见遍了大腕,看腻了时装,但是宋波却说自己“并不时尚”。“你说我现在的这身打扮很潮?很时尚?其实不是的,我保持这样的打扮有很多年了,都已经习惯了。我有我自己的风格,但是说不上时尚,也不会跟风。”

  谈论起“时尚”这个话题,宋波坦言,自己是随着这些年的经历慢慢才有了更深的理解。“我大学那段倒是真的挺时尚的,留长头发,穿破牛仔裤,说实话,在上世纪90年代,这样打扮的人倒真不多。”

  但是宋波现在却觉得自己不时尚了,每天接触各种造型师、名模、明星,讨论的不是奢侈品就是生活如何奢华如何优越,宋波说:“这些浮于表面的时尚并不是骨子里的时尚,真正的时尚是需要积累的,是有底蕴的。在中国,时尚其实很纠结,很变形。”宋波说,与其被眼前的浮华蒙住了双眼,不如回归到生活本质,“时尚是一种生活状态,但对我来说,生活的意义并不都在时尚这一块。”

  还有梦想

  把心中的剧本拍成电影

  如今,宋波已经从一个单纯的时装摄影师成为一名掌管着3个艺术创意园区管理者。他说现在自己只会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摄影上。“还有三分之一我要用于艺术创意园区的管理;剩下的时间我都会用来扑在电影上。我已经走在青春的尾巴上了,但我还有梦想。”

  对电影的热情缘起宋波一直以来对画面美感的追求。“很早以前,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国外的音乐MTV,瞬间就被屏幕上绚丽的色彩,独特的故事震撼了。”宋波说,“在自己搞了10多年的平面摄影后,我觉得在纸上很难说故事,所以我就想要有一些突破,去拍电影!”

  正如多年前自己对摄影陷入痴狂时攒钱买相机那样,“拍电影”自然也不是宋波一句说过就忘的玩笑话。下定决心后,宋波硬是挤出时间进行专业学习,拿到了上戏导演系硕士学位。“总是匆匆忙忙地去上课,每天晚上还会在自家的3D小影院里‘补’电影。”

  如今,宋波已经合伙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眼下正在忙着进行微电影的拍摄。而他自己投拍的第一部电影《三月禽流感》已经在今年上映,对于电影票房,宋波笑着说:“刚好回本吧。至于没有赚到钱,对于我这种因为喜欢电影,处于学习阶段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大关系。”

  随后,宋波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其实我心里、我手头还有很多剧本,有时候我会说给朋友听,他们都会被震惊到。这些剧本的内容都是无比纯净的、净化人心的、是艺术的,但我知道,在现在的票房环境下,把我的这些剧本拍成电影到院线上映无疑是死路一条。”说到这里,宋波的神情却没有沮丧,“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这些剧本能拍出来,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