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宇鹏:“文科工程师”要做环保拓荒者
来源:团市委宣传部(文明办)   时间:2014-02-18   点击量:

 

“文科工程师”要做环保拓荒者

 

image

     3年前,在崇明向化镇的2亩方田上,法律系学生陈宇鹏开始自己的“水体综合治理工程”,植入自己的发明创造。3年过去,两亩方田的“小世界”中,能源循环再生,水日渐清澈。今年大四的他,已经手握6项环境治理专利。
    在他治理水质的探索过程中,陈宇鹏正在思考:在工程技术所不能达到的地方,需要借助社会科学的力量。将来,他打算从事环境法研究,做环保领域的开拓者。
      [文科工程师]
    6项发明专利
    出自文科生之手
    向化镇的这片2亩方地上,有个自创的低碳生态系统,名叫“水体综合治理监控装置”,它对解氧、电导率等水质指标进行实时监控,并在水质指标异常时,做出预警。 
    当发出警报后,被污染的水体还能迅速得到“急救”。一旦河体被污染,自动控制新型膜处理曝气装置等治理装置随即开启。在数据正常的状况下,河道能够自行修复,并在第一时间内对河道的异常排污进行紧急处理。 
    现今,这项工程被向化镇用作示范推广,作为一道“生态景观”,对游客开放。能源在自然界循环自生,自给自足。 
    这套“能源水体综合治理监控系统”的设计者,并非工程专家。而是个年轻的村民后代——一名今年才22岁的大学文科生。设计者陈宇鹏现正在同济大学法学院就读——在普通的文科生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位法学院学生,如今已经申请了6项水利工程专利。包括“污水水质在线监控及控制系统”、“全自动控制的新能源轴流泵装置”,都是从这方“试验田”上生成。2亩地成了“河道、土地试点基地”,也是种植和养殖区域试点基地。它的实验被当地政府作为示范项目,对外展示。 
    陈宇鹏说,现今,大量人口急剧向城市聚集。因此,许多沿海城市中,大量支流河道被生活污水污染。3年之前,村庄也接连遭殃,用水质测量标准,向化镇水质被划入了“劣5类”。而经过3年治理,如今,向化镇已经被摘去了水污染的帽子。
    “这以系统还用清洁能源,比如太阳能与风能,对系统供电。不利用任何外加电源,真正做到了零排放和零能耗。”陈宇鹏介绍说,“这套系统还具有远程监控功能,以低能耗、高能源利用率达到更好的治理效果,改善河道的生态平衡。” 
 
      [探索]
    在家乡寻找“户外实验室”
    在环境工程领域,文科生为何会有如此创造力?陈宇鹏的“文科工程师”之路,自然而然,并无传奇色彩。在高中时,他参加学校的兴趣小组,参与了水治理工程的发明与创造。兴趣使然,他发明了一种生态浮床,用水中漂浮物,如水草等植物,来处理污染物。他发现,环境治理并非深奥的学术研究,只要摸清了规律,自然本身的内力便无穷无尽——漂浮物进入水中,将污染物自动吞纳,自然地变废为宝。
    2009年,陈宇鹏高中毕业。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他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环境工程师。可惜,当年高考发挥略有失误。他进入法学专业学习。回忆当时,陈宇鹏将之描述为“阴差阳错”,“那时候有一些懊恼吧。但毕竟要面对现实。”
    即使没能进理想专业,陈宇鹏仍然寻找契机,钻研水利发明。2009年的假期,他开始了治理河道的想法,并与环保部和环保局进行交流。他一边到环境学院旁听课程,一边为自己觅到一块野外实验室,即是他家乡崇明向化镇的方地。他将在学校实验室探索出的专利和水利治理的研究成果,移植到家乡的河流中,助其回归生态。
    “从进行到推广和改善过程非常顺利,我得到了相关机构和人员帮助,不断地进行积累和完善。”后来,他用自己存下的压岁钱,和自募的公益资金,购置了太阳能和风能的发电设备。灵感接连而来,紧接着,他尝试运用可再生环保新能源,避免能源消耗产生的碳排放。他发现,早期的秸秆能源设备经过设计和改善,能运用到河水治理过程中。
    “能源如果更好利用的话就能整合碳排放,避免二次污染。”陈宇鹏说,将来,结合自己学习的知识。从试验基地推广到崇明县,就能让整个农村得到保护,避免河道废死。 
 
      “因地制宜”探索学科互通
    陈宇鹏在科研之路上一帆风顺,却意外遇到了其他瓶颈:江南水乡都有水桥,宅沟和河道很多,河道靠着岸边,村民沿河洗衣,污染物流入河道中。陈宇鹏曾尝试劝阻,撞了南墙。当地的村民冷面以对:河道又非一家,岂不多管闲事。陈宇鹏开始思考:“对河道治理工程,科技发展必然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如果得起到根本效果,需要社会制度的跟进。”
    “于是我想到,自身的法律来考虑这些问题。环境治理可以从政策规制的角度来规划。如果污染水源会导致后果,付出一些代价,对污染水源的人会有一些威慑力。”陈宇鹏意识到,原来自己也能够跨学科、全面地思考,发现“做学问”的乐趣。
    对环保有兴趣的他,尝试选修了一门名叫“可持续发展”的系列课程。这门课的老师有绿色建筑、新能源、交通、绿色经济、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等多学科领域的专家教授,以及部分特别聘请的校外学者。他忽然发现,原来,学科和学科之间交错相通。在某一领域无法解决的问题,换一个角度,便能曲径通幽。
    尝到了甜头,陈宇鹏放弃了转专业的机会,开始专注法学院的学业。“看到了法律在工程治理中的作用。环境领域和法律两方面结合,看到问题的另一面。”  
    “再宽泛地想,教育宣传、政策和科技,三位一体的,谁也离不开谁。”陈宇鹏侃侃而谈,“‘环保’教育,得因材施教。比如中老年人觉得环保与其无关,就要想一些生活教材,比如告诉他们,环境忽然了,吃的东西,喝的水,幸福指数受到影响。当然,这些还得靠细水长流。” 
 
    [未来]
    做“环境法”的拓荒者
    今年大四的陈宇鹏在准备考试,打算出国深造。他已经决定了将来的研究方向——环境法。他毕业论文的主题,便是环境和法律的结合。“我国环境法比较早制定,现在进行修正案制定中。但仍然遭遇的环境问题,包括企业偷排污染物。在环境意识淡薄的情况下,法律是‘最后的守门员’。人们对法律的敬畏之心,也会增加人的环保意识。”陈宇鹏补充道,简而言之,他的学术目标是:科技达不到的领域,法律来探讨。 
    他的水体治理工程也初具规模。两亩方地,一部分进行规划,成为展示平台;另一部分的区域进行项目实验,在假期里,进行相关项目推进实践,视河道情况,养殖鸡和鱼,和一群生态农作物。下一步,这一系统也将更加“实用。”
    在校园里,他的水治理项目也小有名气。同济大学考虑将他的想法用于治理河道。陈宇鹏说,在同济大学嘉定校区,水流比较大、深,应急处理的机制不够完善,相应的污染物靠人工打捞,没有长效机制。这一回,他已经小有经验:“人工打捞的话,可以采用小型打捞的船,遥控操作不需要人力,水质可以用新能源的方式来处理。”
    另外,他想到的并非水治理本身,而是它的社会环境。“必须要树立指示牌”,陈宇鹏说,如果避免周围人将杂物和废气进入河道,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处理,水体就会自然地完成“自净。” 

    “环保无小事,都得点点滴滴做起,才能让环保理念持续下去。”陈宇鹏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梦想,“社会的环保意识将被唤醒;法律得到完善,根源上杜绝污染事件发生。另外,环保的理念将会通过志愿者,基金会进行推广,植入人们的思维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