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给每一个男孩做“英雄”的机会
来源:团市委宣传部(文明办)   时间:2014-02-18   点击量:

上海首位80后幼儿园男园长诸君教学心得自有一套

    诸君说,他长期陪伴在孩子们身边,是因为他“真心喜欢小孩”。

    首位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本科毕业的男幼教,上海市首位80后幼儿园男园长……诸君被赋予的身份有很多。七年幼儿园男老师,三年幼儿园男园长,已然是资深“孩子王”的诸君最喜欢听孩子们奶声奶气地叫他一声“诸老师”。

    回顾这十年岁月,目前身为浦东好儿童幼儿园园长的诸君说,让他得以坚持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发自内心地爱孩子”。

      [跨过门槛]

    因为男性身份曾被幼儿园拒绝

    诸君个子不高,言语风趣幽默,说到与孩子相处的故事时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这位2003届华东师大首位学前教育本科男毕业生,却差一点因为性别问题做不成幼教。

    作为40位毕业生中的“独苗”,大四找工作时,一心想做幼师的诸君却遇到了“性别”障碍,简历一连投了十多份,没有一家幼儿园要他,而给出的理由大致相同,“我们幼儿园以前没男老师,都不知道如何培养,家长应该也不同意。”“男老师很难留得住。”想起那段频频受挫的日子,诸君忍不住叹息:“那时候男幼师根本不被接受。”

    最后,注重男幼师培养的东方幼儿园向诸君伸出了橄榄枝,他从带大班孩子做起,这一做就是七年。

    开学伊始走进新班级时,诸君被班里的小女孩误认为是“同学的爸爸”,想带新一届大班时,家长又闹到了园长那儿,“这大男人怎么懂得如何照顾孩子?”而周遭各种闲言碎语也让诸君困扰,“幼儿园老师?就是看孩子的吧。”“幼教,就是保姆、阿姨那类的咯!”诸如此类话语总是不绝于耳,那时诸君被问起工作时,一度只回答:“是做老师的。”

    不被理解的失落充斥于刚开始工作的两年,诸君告诉青年报记者,那段时间他总在坚持与放弃间徘徊,而到工作第二年尤甚,这是多数男幼师的一道心坎,“很多男老师都因为工资待遇、世俗眼光等离开了幼儿园。”

    “那你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诸君想了想,表情很坚定,“记得当时反复问过自己,确定我是真的爱孩子。”

     [确立风格]

    “幼儿园最吵的地方就是我的班”

    当真正进入角色、把自己定义为孩子玩伴的诸君,就将男生独有的勇气、大气、爽气带给了班级的孩子们。

    诸君十分重视操场这个“户外课堂”,攀爬三米高的绳网,其他女老师都要求孩子从一侧爬上去再从同一侧爬下来,而诸君则不同,在让孩子熟悉了绳网后,他鼓励他们翻至另一侧爬下去,看到有孩子在绳网顶端一只脚想跨又不敢跨,诸君干脆自己爬上绳网,边做贴身保护边鼓励,“孩子的安全最重要,但迈出第一步的勇气也需要鼓励。”

    在保护措施到位的情况下,诸君也鼓励小朋友尝试那些两层楼高的滑竿。一堂运动课,孩子们的加油声、欢呼声不绝于耳,“那时幼儿园最吵的地方就是我带的班了。”诸君说。

    而在做环境创设时,很多女老师喜欢制作一些花花草草,而诸君则将男生的大气带进了环境布置。曾经一次布置走廊公共区域,诸君考虑再三后放弃了张贴卡通人物、小花小草等,转而买了很多灯网挂在墙上,每到傍晚打开灯网,整条走廊被鹅黄色灯光笼罩,小朋友脸上总会露出欣喜的表情,“这样的布置很省力,晚上亮灯时像星空,又具有3D效果,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喜欢。”诸君说道。

     [设计方法]

    开设男生俱乐部培养“小男子汉” 

    这个暑假,身为浦东好儿童幼儿园园长的诸君并不得空。虽然幼儿园已经开办三年,但暑假里要监督幼儿园改进装修进度,此外诸君要参与教学研讨,安排开学前的新生家长会。相比刚当上园长时的茫然无措,如今的诸君做起事来有条不紊。

    让幼儿发现生活之美是诸君一直秉承的理念。作为园长,他为孩子们开设主题性生活实验探索活动。如上学期举办的“毛巾节”就让大班的孩子研究日常生活中最常见毛巾。

    孩子们提出,打湿的毛巾擦灰效果更好,老师就引导孩子们在幼儿园大厅的沙发上撒上小纸屑、灰等,然后拿着打湿的毛巾反复擦拭观察结果。他们还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毛巾的纤维,然后进行绘制,“让小朋友感受生活中的科学与乐趣,提高他们对生活的关注与热情,成为一个会生活、爱学习的小朋友。”诸君说着自己的想法。

    而开设男生俱乐部则是男园长诸君关注培养男孩性格的一个举措。俱乐部里有浮在半空中的海盗船模型,“英雄墙”上画着男孩心中的英雄:柯南、蜘蛛侠……男孩可以在沙盘上玩军事对抗游戏,也可以玩赛车、打枪。今年刚毕业的小轩就说,参加男生俱乐部很开心,桌面足球和打枪是他的最爱,看到墙上的“英雄”就想自己也要像和他们一样勇敢,“我现在晚上都敢一个人去上厕所了,我要像个男子汉。”

    看到一些男孩的变化,诸君也深感欣慰:“我就想通过俱乐部活动,让学龄前的孩子们养成一些符合性别特征的脾气、习惯等,作为男生就应该有勇敢、有担当的性格。”

     [摸索管理]

    压力大可拿“老大”出气

    “老大,明天的教师会议怎么安排?”采访间隙,诸君接到一个电话,一声“老大”听得尤为清晰。

    “老师们平时都叫你老大吗?”

    “对,刚当园长那会儿被一位老师叫开的。”诸君憨憨一笑。

    好儿童幼儿园男老师陈何君就是最先开始叫诸君“老大”的,“老大是80后,对待我们就像对待弟弟妹妹一样,叫诸园长有些别扭,而叫老大就很有亲切感。”

    作为80后幼儿园园长,诸君很容易与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一线幼师打成一片,无论是工作交流还是思想沟通都“一说就明白”。

    陈何君就对诸君独创的“园长的话”印象深刻,“老大原创了谈工作、谈唠叨、谈排压等‘六谈’理论,每次说到如何解压时,他都示意老师们可以跑到自己那幅卡通肖像前‘挥两拳、骂两句’。”

    陈何君提到的诸君卡通肖像就悬挂在好儿童幼儿园三楼的墙上,浓眉小眼,嘴角微微上翘,右手做着“八”字放在下巴下面,模样可爱。“如果是工作造成的压力,老师决不能把情绪影响到孩子,而对着我的卡通肖像出气则完全没有问题。”每当诸君提到这样的解压方式时,都能引得老师们开心一笑。

    对于管理,诸君已经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想法,“硬性管理,加班加点并不能提升效率,管理的是人心,是要老师们发自内心认可你的一些想法。”

     [他的梦]

    “想为教育均衡化贡献一份力量”